CCapriccioso

乱七八糟的杂物间

【教父同人翻译】Two (Michael&Tom亲情(?)向

原文

SY


先唠叨两句我快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上哪儿能找到粮啊?

只要把Michael放在宇宙中心就行CP无所谓分级不限相方不限攻受不限的粮哪里能找到啊啊啊?

好吧虽然我造ffn上有一些GF文但网站体验感太烂我看不进去orz 啊我好饿,好饿,好饿....


Two


他从没想到事情会走到这步田地。

忆起“美好的旧日时光”实在太过容易,只消合上双眼,童年的记忆便会像老旧的默片一样在他的眼帘上播映起来,时光剥离了它们的声音与色彩,可它们却依然鲜活生动地震颤着。他珍视那些回忆,珍视那些氤氲弥散在回忆中、不停熠熠闪耀着的快乐。家人们齐聚一堂,其乐融融、喜气洋洋,对于他们的处境和未来,所有人都满怀信心。他闭上眼,恍然看见他父亲生日那天孩子们鱼贯而入,逐个上前问候他的父亲,每双小手都攥着他们亲手制作的礼物,每双大眼睛都亮晶晶的,每张脸都因能博教父开怀而挂着灿烂的笑容。

到底是什么让现在变得与往昔大不相同了?家族仍旧从事着非法营生,仍旧面临着跟过去一样的问题;如果非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那就是他们的处境无法像过去那样安全无虞——如同其他所有家族一样;唐的年纪也越来越大。而直到现在,他们也从没察觉到平静表象下的波澜起伏。没有畏惧,也没不存在任何的犹疑。在他独自引导下,所有人只会越来越安全。他与他的父亲有着同样的追求,为同样的目的而奋斗;所以,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分崩离析了?为什么他做得越多、处境越是每况愈下?为什么他没办法将脱序的一切拉回正轨?

他感觉自己总是在勾心斗角,每一天、每一秒。这占据了他太多的时间,他周围有太多的威胁,需要小心翼翼谨慎提防;他脸上带着厚厚的面具,必须每时每刻保持伪装;他手中握着太多的提线,需要牢牢攥紧不容松懈。对于阴谋诡计,他不如他父亲那样有天赋。他搞砸了。他的家人,他所热爱的、视其高于这世上的一切的家人,如同捉摸不定的流沙,从他的手指间悄然滑走。

——这从来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枪声从湖面传来,但他没有丝毫瑟缩。他只是继续凝望着平静的水面,冰冷刺骨、波澜不兴。尘埃落定,他任何一丝想要改变决定的迟疑也随之枯萎故去。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只剩他一人,形单影只。

“Mike?”

他没有回头,对那声呼唤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时至今日,只有一个人敢这么叫他,而他也不想就自己的所作所为跟对方起任何争执了——起码不是现在。他做了自己不得不做的事情——为了整个家族,因为他们不能再经受任何背叛和伤害了。他知道这并非谎言,若非如此,系在他身上的那些虽所剩无多但仍勉强维系着不让他崩溃的绳索也会悉数断裂。

脚步声因为地毯的吸纳变得益发模糊沉闷,它们穿过房间,越来越近。他不再奢求Tom能领会他的暗示转身离去,但他依然保持着沉默。至少,他不希望是由自己来挑起接下来的争吵。

“…Michael?”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从那特别的语调中他能感受到对方隐隐的担心。他从眼角瞥见一只手向他的肩膀伸了过来,可下一秒那只手却顿住了,犹豫着不知是否要落下来。原本低落的心倏地微微一沉,显而易见,Tom惧怕触碰他——与其他所有人一样,尽管与此同时出于相同的理由他的心里闪过一丝自我惩罚式的满足感。那只手还是收了回去。

“Michael,你还好吗?”

原本平静的湖面终于漾起了微微涟漪,宛若被刚刚发生的悲剧所带起的细小的余波。他的心里有些五味杂陈,显然,至少还有一个人能够看穿他。

“Fredo死了。”没必要去解释,他也不会去解释。Tom自会得出他自己的结论。

Michael原以为回应他的将会是一阵沉默,或是疑问、愤怒、争吵甚至诘责,这之类的一切都不会出乎他的意料。可令他没想到的是,回应他的,是对方反反复复叫着他 “Mikey”,声音柔和而哀伤;是那只去而复返的手,终于落在了他的肩膀。他难以置信地转过身,随即便被拽入了一个无法挣脱的怀抱。

他已经记不得上一次有人拥抱他、有人敢拥抱他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身为唐自然要长袖善舞、善与人交,但所有人都明白,只有唐才有权力开始一段关系并控制它、主宰它,他们所要做的仅仅是对他的举手投足做出回应和报偿。他理解并且也尊重这种传统,可恰恰正因如此,一切都变得那么刻意与虚伪。这只是生意。

可此刻不同,Tom的手臂紧紧搂住他,比任何一个生意上的礼节性拥抱都要紧,Michael心中生出这样一种荒谬的念头:即使他真正想要从这个拥抱之中挣脱,他也做不到。他一直对自己的身高不太满意,尤其是在成为唐之后,而与旁人拥抱则更是凸显了这一点。可此时,Tom的下巴那样安然而熨帖地抵着他的头顶,他发觉自己对此竟一点儿都不介怀。他的双手沿着Tom的后背抚上后者的肩胛,原本光滑的西服布料也在他的紧攥之下皱了起来。

“我很抱歉。”Tom低喃,从中他能听得出Tom没有说出口的一切:我很抱歉让你觉得非这么做不可;我很抱歉你不得不杀死自己的亲兄弟。他低低叹了口气——声音几不可闻、满是挫败——然后任由自己的前额抵住了Tom的肩头。

他知道他的军师并不事事赞同他的作法——也许甚至大部分都不赞同——比如眼下这件事情。但尽管如此,Tom仍旧理解他。他明白Michael会做任何他觉得必须去做的事,他知道若非迫不得已Michael不会下令动手。Tom清楚他做了什么样的决定。可不知怎的,Tom竟奇迹般地并未因此而责怪他。

“我向你保证…”片刻的沉默后Tom终于开口说道。他感觉到一个吻悄然落在了他的头顶。“Mikey,我向你保证,你今后再也不会被迫去做这样的事情了。”

起初他并未反应过来Tom的意思。可旋即,他回忆起了自己说过的话:你是我的哥哥,Tom。他回忆起他的军师闻言动容的模样,回忆起对方的声音甚至哽咽了些许:我一直希望你能把我当做你的亲兄弟,Mikey。他回忆起当他发现Tom对此并不知晓、需要他亲口告诉他时自己心中的茫然——这原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

你是我的哥哥。他有哥哥。他还有个哥哥。

他的攥紧的双手又紧上了几分,他觉得自己的双眼似乎也稍稍有些湿润,但Tom并不介意,甚至作为回应,他将Michael抱得更紧了些。如果换个场合,Michael会觉得窒息,然而此时此刻,他只能极尽所能地握紧这最后的救命稻草。

过去的家人都已离世,他的父母、Sonny、Fredo。而Connie可能也会离他而去——一旦她知道了Fredo的事情。他以为自己终于成了孤家寡人,孑然一身,但他错了,他们还有两个人,最后的两个。

“我保证。”Tom重复道,声音因哀戚而颤抖着,仿佛这样重复会让他的话更加可信,会让他们彼此都对此深信不疑。但Michael也明白他不能奢望这个誓言能够成真。他将一个轻吻印在Tom肩头的衣料上,然后搂紧了他的哥哥。

“我知道,Tom。我知道。”


--完--

评论(15)
热度(44)

© CCapriccios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