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apriccioso

乱七八糟的杂物间

[授翻][铁盾] For the Wheel's Still in Spin 第一章 Part1&2

SY


第一章 随波逐流

你去哪儿了,我蓝眼的孩子
你去哪儿了,我亲爱的孩子
我曾蹒跚绕过,十二座迷雾笼罩的高山
我曾缓缓爬过,六条曲折蜿蜒的公路
我曾进入,七座悲伤密林深处
我曾面对,十二片死寂之海
我曾走近,绵延万里的坟场
那暴雨、暴雨、暴雨、暴雨 
暴雨就要到来

鲍勃·迪伦《暴雨将至》


2010年10月3日

Steve垂眸盯着报纸,在他醒来之前这份报纸就连同一份现在已经凉透了的早餐一起突然出现在了他的房间里。他并没有察觉有人进来,但他不知道这究竟是因为那些人在他的食物里掺了什么东西,还是因为自己在震惊之下精疲力竭。昨天他冲到人行道这件事总归…意味着些什么。灯火。喧嚣。还有用一种与柴油吉普全然不同的方式对他低低鸣响的奢华闪亮的轿车。嘈嘈笛鸣。切切低语,还有高声呼喊。寒冷刺骨的濛濛细雨淅沥不止,将整个世界朦胧在一片微茫不清的迷雾之中。若是多想一会儿这件事,他的意识便会逐渐褪色成一片空白,模糊难辨。

所以他转而吃起了早餐,尽管他没什么胃口。他随手翻了翻报纸。36页,上面充斥着彩色照片,新闻、广告和卡通。仅仅是看着这一沓报纸,他心里便出现一种不堪重负的感觉。但他继续读了下去。继续。再继续。中东。恐怖主义。黑人总统(Gabe会感到骄傲的,Steve想)。报纸上一半的内容都是Steve不会称之为新闻的东西。银幕明星(现在可说不上“银”幕了)在第二十三页上卖弄风情。菜谱占据了第二十八页整个版面,那些菜品有着充满异域风情的名字、所用的烹饪食材也多是舶来品。百老汇的戏剧、兰登书屋的书籍在第三十页上翩然跳跃。他擦了擦早已冷掉的、煮老了的鸡蛋,读完了最后一页的最后几个字(那是关于一种叫做电视的东西的冗长繁复的时间表)然后将报纸推到一边。Steve才倚回椅背上,便有一个人敲了敲门走了进来,这显然不是个巧合,不过他并不十分确定他们是如何监视自己的。也许是通过一面假墙?

“Rogers队长,早上好。我叫Jasper Sitwell,将由我来向你介绍2010年的现状。”

Steve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男人,低调的西装,厚厚的眼镜,环在他脖子上的黑色带子上的徽章。办公室文员——他站起来与对方握手时这样想,而Sitwell柔软的皮肤触感也进一步验证了他的猜测。

“Fury指挥官想从科技进步方面开始。如果你把这些弄明白了,我们想其他的一切对你而言都会简单一些。”

Steve点了点头,脚尖点了下地面。报纸上有很多页都是大段大段与科技相关的不知所云的文字,而那些文章中所描述的物品,他能猜出用途的没有几样。

“请跟我来。”

他们给Steve提供的住处就像是一间病房,色调柔和的自然光,四十年代的家具,就如同一碗燕麦粥一样寡淡无奇。他们甚至还给他留了一台收音机,但里面来来回回翻来覆去播放着那场愚蠢的道奇队的比赛、铜管乐还有爵士。不过,在他门外,便是另外一个世界了。神盾纽约总部看上去纤尘不染、轮廓鲜明,像是从一幅立体主义绘画中走出来的一般。拔地而起直戳天花板的落地窗让Steve烦躁不堪。万一有谁想要透过这扇窗子狙击什么人,会有多容易?这太容易做到了,他想。Sitwell引领着他踏入了自动电梯,没有门,没有电梯服务员,也没有曲轴。甚至只需人一声令下它便会自己升降,尽管电梯墙壁上还是有按钮。四十五层楼。

“一到十四层归神盾所有,在往上就是一堆法律事务所、政府部门和公司办公室了,只是办公室。不必理会那些人,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没有任何隶属关系。”

“严格意义上?”

“好吧,事实上楼上那些办公室也是我们的,但Fury指挥官喜欢在附近搞一些掩护性组织,方便在我们渗透某些私人部门时暗中做一些秘密工作。”

Steve并不十分确定他听懂了Sitwell的话,但他还是点了点头,此刻,电梯来到了第十二层。

“这层楼用于特工训练和调整。我们在这里组建队伍,训练新人,在这里决定他们中哪些是最适合组织的人选。而这里,”Steve说着,指了指一间小办公室,“就是你了解未来的地方。”

他一面领Steve进来,一面露出一个傻笑。窗户俯瞰着第八大道,透过这扇窗,能够将下面一切的纷繁嘈杂尽收眼底,如此熟悉,却又迥然不同。那些光亮时髦的轿车,闪烁炫目的灯火,让他不得不别开视线。Sitwell坐在一张上面没有任何办公用品(起码Steve没看到)的、线条流畅的黑色桌子前静候着。那里有一台模样怪异的打字机,平平的,黑色,键盘是小巧的正方形,而不是圆形,而且该死的,他完全猜不出纸张是从哪儿进去的,也许是从底下?打字机前面是一个平板状的黑色盒子,在支架上直立着。

“今天我将向你介绍电脑。请就坐。”Steve坐了下来,他的课程开始了。Sitwell的声音在他肩上盘桓,他耐心地向Steve仔细解释着现代科技的细节问题。有太多东西需要了解,而且无比显而易见的是,这对于它们的接收者而言是一种第二天性。Sitwell飞快地按了一个键,机器低声运转起来,而那个看起来愚笨而毫无用处的盒子亮了起来,鲜明而多彩,有着一种怪异的美感。他们开始处理文字,而Steve已经开始有些头痛了起来。

****

“不,你不需要每行后面都打回车键。”在Steve打完一页纸后这位特工说道,而他的声音、Sitwell说话的方式,无一不在告诉Steve他就跟蹒跚学步的幼儿一个水平。他们在这上面花了一小时的时间,在文档和一种叫做因特网的东西之间折腾来折腾去,而他这才开始逐渐明白世界上所有的书籍可以挤压浓缩到一个小小的机器里,或者其他什么类似的东西。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堪重负,但Steve也能够觉察到因为自己学得太慢Sitwell的耐心正在渐渐流失,于是他不禁也有些恼怒起来。

终于他打断了对方的话,满心的挫败让他后颈的紧绷感总也挥之不去,他强压着情绪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彬彬有礼。“听着,我相信你还有些其他事情需要花时间去做。这里有书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吗?像指导说明之类的?我不介意自己来把这些问题搞明白。”

Sitwell的脸上流露出一种交织着焦虑不安和如释重负的神情。“我...我不能留你自己一个人...”他说,但他的语气听上去却好像他无比渴望逃走似的。

“我一点儿都不想这样浪费掉你的时间,我自己来完全没问题的,没关系。”

这位神盾特工看了眼手表,从口袋里掏出另一个小巧的黑色盒子(显示屏,他称之为显示屏),然后苦了下脸。“我会看看是否能给你找到一本说明书来。但至少我必须要教会你怎样使用Google。Google可以告诉你任何你想知道的事情。”

所以他们再次打开了网络,未知的知识如浪潮般铺天盖地向他涌来,Sitwell开始向Steve演示如何使用Google。十五分钟之后,他意识到房间里只剩他一人了,但他对此并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他的神经依旧紧绷,先前的震惊还没有完全消散,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他还是感到焦虑不安。所以他让自己沉浸在那一页又一页的信息中去,不一会儿他便发现了Wikipedia的奇妙。Google所展现的东西出乎意料的直观便捷,只消几秒钟时间它便可回答他几乎所有的疑问。“二战结果”超过四千一百万条检索结果跃然眼前,尽管他很快意识到除了这些有用信息,还有一大堆连篇累牍的胡说八道。“Johann Schmidt”两千万条结果,不过所有的内容都对Schmidt在二战期间的所作所为描述得语焉不详。然后他踌躇了起来,犹豫是否还要再键入一些其他的东西,一些他殷殷渴盼着想要知道、却害怕得到答案的东西。“Bucky Barnes”“Peggy Carter”“咆哮突击队”。他的手指在“b”键上方久久徘徊,然后终于移开,转而搜索起文字处理、表格和科技兴起之类的问题来。“如何使用电脑”他搜到了十亿多条信息,一条比一条对他有帮助,那里面甚至还包括了教学录像,简洁明了、直观而灵活。就像是拥有一件私人剧院,那些丰富海量的信息令Steve应接不暇。

他的学习能力一向不错,领会得也快,当他再一次抬眼四下环顾时,发现三小时的时光已在一片电子屏幕、文字和视频之间悄然逝去了。而Fury正坐在门边。

“长官。”Steve说着立即起身,立正站好。

“放轻松。我看到你把你的保姆给吓跑了。”

“吓跑这词太严重了,长官。”

“好吧,如果你觉得在Google自己来弄清一切会让你更舒服的话,我也不反对。但下午我们为你安排了其他事。”

Steve不情不愿地看了看电脑。现在他多少掌握了些诀窍,他很有信心自己打字的时候不会把这台精致小巧的打字机(键盘。一个网站上说它叫键盘)弄坏,而他才刚刚准备开始钻研战后历史。

“放松。明天会有更多的科技练习,但现在你得去吃午饭,然后我们需要你汇报在飞机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这样,先前的震惊已全然消弭,唯有冷寂和窒息之感在Steve周身萦回不散。2010年这令人头晕眼花的灯光与嘈杂,轻而易举地便将他一切的思绪推诸脑后,将它覆盖,将它掩埋。Peggy、Bucky、突击队成员还有Schimidt的面容,宇宙魔方散发出的刺目的蓝色光芒、残损的躯体、炸药爆炸时的火光、坦克的轰鸣咆哮。彻彻底底护法挽回的毁灭,高楼大厦坍圮化为瓦砾,城市居民死难变作白骨。然而在电脑屏幕和七十年的科技进步的冲刷下,往昔的一切模糊成了一幅水彩图画,抑或是一段遥远的回忆。然而Fury的话,让这一切都在他的脑海中重新清晰鲜明了起来,他仿佛又回到了飞行甲板上,寒冷刺骨的冰架一点点吞没他的身躯,Peggy的声音犹然在耳畔回荡。

他勉强点了点头,随Fury走出门,那些幽灵在他身后紧追不舍,如影随形。



评论
热度(10)

© CCapriccios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