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apriccioso

乱七八糟的杂物间

[翻译][铁盾] Falling for You(NC-17)


**************************************************************************

Falling for You

by Ohmyloki


Summary:

他坠了下去。在他不停坠落的时候,脑子里飞速闪现的第一个念头是“Tony会抓住我的”,但下一秒他才回忆起Tony已经不在了。是的,Tony不在了,而他又早已让Thor离开,所以这一次他一定无法逃脱。
        
时间慢了下来。
        
Steve闭上了眼睛。

-------------------------------------------------------------------------

“Cap,小心!”

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 Steve感到一阵剧痛,有什么东西重重敲击在了他的后背上,接着他便发现自己从空中飞了出去。有那么一会儿他心中感受到了纯然的恐惧,但没过多久他就渐渐反应过来,落在自己腰间的重压来自于Tony装甲的金属手臂,是Tony带他飞离了危险。Tony带着他在半个街区之外的地方降落下来,当他的双脚一踏上这片坚实的地面,他便笑着过转,身用指节敲了敲Tony的头盔。

“谢谢你救了我,铁壳脑袋。”他说。

突然间,花火沿着装甲的肩部噼里啪啦地四处飞溅,伴随着几道深深的缝隙炸裂开来,这让Steve停下了动作。这很不寻常——装甲损毁得太过严重,为此Steve感到深深的不快,因为他知道,装甲所包裹着的不过是一副普通人的身躯罢了。Tony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 Steve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他还好吗,只见Tony抬起手摘下了头盔擎在手里,紧紧皱起了眉头。

“好吧,情况不妙,”他说。头盔后脑处凹陷了下去,一道奇怪的、形状看起来甚至有些精细的灼痕从凹陷处辐射开来。“装甲工作正常,但显示屏出了问题。”他用手将面甲掀开到处寻找着什么,这时又一阵爆炸声响起,整个地面都晃动了起来。

Tony挑了挑一边的眉毛抬头望向Steve,“在我把这个解决之前掩护我一下?几分钟就好。”

Steve还没来得及回答,从Tony身后传来的动静让他立刻动作了起来。Steve本能地曲臂将盾牌飞掷了出去,盾牌在迅速击倒了一个外星入侵者之后转了个弯又飞回到了他的手中。整个过程只有短短几秒,Tony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还用问,”Steve答道。Tony对他回以一个微笑,便从装甲大腿位置的嵌板上拿出一个小工具箱开始忙活了起来。

Steve转过身,一边扫视着附近区域一边向队友说明了情况。“复仇者们,Iron Man出了点儿问题。大家按原计划行事,不过在他回到空中之前不要试着从高的建筑物上往下跳。Thor,你是我们在空中的眼目,呆在传送门附近,如果发现任何不对劲立刻告诉我们。”

“是的,队长。”Thor回答道。

“Stark还好吗?”Clint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地问。

“他还好,只是需要进行一些维修工作。”Steve一面回答,一面将盾牌抛向一个从大约一个街区之外的地方朝他迎面而走来的外星生物。

耳麦中传来Clint气喘吁吁的声音,“告诉他如果受到这么一点儿小袭击他就不行了,那他可真该找个好点儿的机修工了。”

Steve笑着转过身,却发现Tony一脸不解地抬眼看着他。Steve这才迟钝地反应过来,没戴着头盔,Tony可听不见他们都说了什么。“Clint在损你的机械操作能力。”

Tony大笑,“好吧,告诉那个白痴——”突然,他看向Steve的眼睛因为后者背后发生的一切骤然瞪大。Steve还没来得及完全转过身便被撞飞了出去,脑袋重重撞击在附近的建筑物上。虽然头盔吸收了大部分冲击力,但当他倒在地面上的废墟中时还是感到了一阵头晕眼花。Steve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他努力想要回忆起自己现在正该做些什么,直到听到有人大喊他的名字。

Tony。Steve本该保护他,可是,无论刚才是什么将Steve撞到了墙壁上,现在它都将把同样的事情加诸在Tony身上,一个头盔和金属臂都已经坏掉了的Tony。

Steve头晕目眩,他呻吟着、跌跌撞撞地挣扎起身,四处环视着,想要找到Tony在什么地方;他耳边一阵嘈杂,人们都在试着跟他讲话,但从那些纷乱的话语中他听不清任何东西。当他看见一个外星人用胳膊箍紧Tony的脖子时,他的心跳几乎停了下来。Tony挣扎着想要脱身,奋力地试图抓住那只紧紧扣在他喉咙上的爪子。那个外星生物将另一只手举起,掌心上有什么东西发出了耀眼的光芒。Tony在它爪间不住地扭动着,却无处可逃。

外星人掌上的东西发出了一连串急促的滴滴声,发出的光芒越来越亮。Steve想要飞奔上前,但他的速度与需要的相比远远不够,当他与Tony目光相接的时候他们之间至少还有20英尺远。尽管Tony的身体还在尽力挣扎,想要挣脱外星人的桎梏,但Steve在他的脸上却看到千种百种交织着的情感一闪而逝, Tony的嘴角牵起一个浅浅的、温柔的微笑,最后,所有的情感定格在了一种令Steve难以名状的东西上。

当Steve终于意识过来那个微笑意味着什么,他的心脏彻底地停跳了,他想要快一些、再快一些,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最后一阵滴滴声响起,那东西闪出一道炫目得令人睁不开眼的光芒,散发出灼烫的热度, Steve再一次被推了回去。他觉得自己好像在梦境中泥足深陷一般,他想要从浓稠的蜜里拔起沉重的双腿跑过去,却只能被推拒得更远。只是,这不是梦,上帝啊,这不是梦——就在刚才,Steve亲眼目睹了他的队友、他最好的朋友,就在自己面前、在一阵爆炸中消失不见,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太慢了。

他再一次挣扎着站起身,惊惧地看着Tony原本在那儿站着、此时此刻已然空空如也的地方。上帝啊。上帝啊,他不在了。

“谁出事了? Rogers——Steve,到底发生了什么?”Natasha命令的声音传来,打破了他的犹疑——如果他的确有那么片刻犹疑的话。

“Tony,”Steve喉咙发哽,艰涩地回答,“他不见了。”

当他走上前去看着那片草地上遍布的暗色液体,终于意识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时,他的胃部不禁翻滚起来。Tony的头盔就静静躺在距他几步之遥的地方,面甲还是弹开的,里面黑洞洞的一片。

“你说‘不见了’是什么意思,Steve?”

“他……有一个外星人抓住了他,手里还拿着一个像是炸弹一样的东西,在他们打斗的时候那东西突然爆炸了。他不见了。”

通信频道里传来几声低低的咒骂,Steve辨别不出那来自于谁人口中。远处又一阵爆炸声夹杂着尖利刺耳的叫喊声传来,Steve骤然恢复了清醒。那很疼,老天,那真的很疼,但Steve清楚,如果他再不行动,更多的人会死。他再次望了一眼之前他最后看到Tony的地方,心如刀绞一般,他闭了闭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如果Tony看到在这个世界需要被拯救的时刻Steve还站在这里为他哀恸的话,他会怎说些什么?

正是被这个念头驱使着,Steve猛地睁开眼,转身朝着他的盾掉落的地方飞奔而去。

他回头再次向身后望了一眼,然后一边向他一反常态地沉默着的队友们下达命令,一边头也不回地向着尖叫声传来的地方冲去。

他知道,在一切结束之后,他有足够的时间用来悲伤。

-------------------------------------------------------------------------

Tony第一次救了Steve并不是在战场上。

那个时候他们对这一切还尚未熟稔,他们之间还有稍许不睦亟待抚平,个性上的冲突有时甚至会给队伍带来了些损害,但他们是一个团队——复仇者,而且说实话他们做得还算不错。所以他们每个人在处理好个人事务的细枝末节之后,在几周之内全都陆陆续续搬进了复仇者大厦。有时会他们会借着团队会议的名义一起聚餐,不过并不怎么频繁。Steve会尝试着跟同伴们聊天交谈,可是往往都以失败告终——除了跟Natasha。这有些棘手,有些难以应付,Steve几乎要开始觉得搬到一起也许并不是个好主意。

但后来他们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那是他们第一次作为一个团队出席这种场合。一切都进行得如同预想中一般顺利,Steve这样想。Natasha直率而中肯,只不过在公众目光之下仍然显得有那么一丁点儿紧张;Bruce安静寡言,除了回答别人直接针对他的提问之外并没有太多言语;Clint开了几个效果不怎么理想的玩笑,不过仍是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而Tony…好吧,他很Tony。其实在此之前Steve已经在YouTube上看了不少视频——为了了解当你把Tony Stark置于一架摄影机前会发生些什么事情。

Steve觉得自己表现得还算不错——至少他自己这么想。他仍然知道如何进行团队协作,尽管不再是过去的组织,但理念和原则总归是相近的。他面带微笑,尽可能真诚地对那些问题一一作答,间或夹杂着一两个略嫌蹩脚的玩笑,而且他含糊其辞的次数也许稍稍多了点儿。他不是Tony Stark,但即使是Steve也知道他们还算尚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他们做得不错。对于这支保护着他们的超级英雄队伍,人们即使说不上兴致高昂,但至少还算饶有兴趣。不管怎么说,他们的提问大多数都还算正面,直到坐在第二排的金发女人,抱着明显些哗众取宠的心态不那么好意地向他提问:“Rogers队长,你是位战时英雄,但那些战争已经结束几十年了。某种意义上讲,你算是旧时代遗留下的纪念。所以,你怎样能让美国人民、能让全世界相信,在这个与属于你的时代截然不同的今天,你有能力领导这支队伍?”

Steve感到挂在自己脸上的笑容有些发僵。事实上这并不算是一个新问题,过去他也曾这样反反复复地自问。但听到一直以来让他暗自惧怕的东西当着满屋子会向亿万群众分享这些信息的记者的面,被抛回自己身上的时候——尽管他们可能毫无根据,但这仍让他感到有些难以应对。他犹豫不决支吾其词了一会儿,却发觉自己无法想出能让听众满意的答案。事实上他的脑子似乎慢慢停下了运转似的,完全想不出任何答案。

他完完全全陷入了不知所措的状态,甚至似乎开始有那么一丁点儿慌张起来,喉咙微微地发哽。这时他从眼角看到Tony向前稍稍探了探身。

“很抱歉,你见过这支队伍里的其他成员吗?说真的,你觉得有谁能做得比美国队长更好?”

席间低低地传来了一些笑声,那个记者想要再次开口讲话,但Tony继续说道:“人类仍然是人类。那些坏人仍然以卑劣的理由做着卑劣的事,与几年前、几十年前别无二致。有些事情永远不会改变。当然,他们做坏事的方式有些变化,也许有了更先进的技术,但那就是我站在这里的原因。由我来告诉我们棒透了的领导者那些科技能够做什么,再由他来告诉我们在最大限度减少平民伤亡的前提下解决掉那些坏蛋的最佳途径。顺带一提,他学得很快,他比这间房间里一半以上的人用手机用得都要熟练。”

另一阵轻笑声响起,Steve与Tony视线相接。Steve看到几分体谅的神色在Tony脸上一闪而过,接着Tony对他挤了挤眼睛,然后转过去朝摄像机扮了个怪脸。

Steve舒了一口气。

-------------------------------------------------------------------------

战斗变得愈发艰巨起来。Tony的离去让他们失去了一个强悍的战斗力。不止如此,他们还失去了一个天才,同时却要对抗那些更加先进的外星种族。他们需要有人帮忙出谋划策,但考虑到Bruce目前的情况,Steve不认为他能解决比2+2更困难的问题。

他们需要援助,而Steve在制定作战方案之前还要忙着仔细观察周围发生的一切。他联络了Maria让她联系Reed Richards前来支援,如果可能的话最好把神奇四侠都找来,让他们立即就位,然后前往本街区最高的建筑物上密切留意战况。

Steve难以抑制地想要呼叫Tony,让他带自己飞一程。这个念头犹如一把利刃狠狠扎在他的肚子上一般生疼,但他还是继续前进着。

-------------------------------------------------------------------------

Tony回来的时候Steve正独自呆在屋顶上,装甲在夕照下闪烁着耀眼的金红色的光。他朝着着陆坪走去——平日里他都在那儿卸去装甲,可这次他却突然改变了方向。Steve注视着Tony向自己走来,在几步之外停下。Tony摘掉头盔对Steve露出了微笑,而后者却只顾着看着他的装甲,并未留意到Tony的笑容。如果Steve足够诚实的话,他必须得承认钢铁侠的装甲也许算得上是他在这个未来里最喜欢的东西之一了。

“在看风景?”Tony问。

Steve清了清嗓子,回头望一眼在Tony回来之前他一直注视着的夕阳,耸了耸肩,“是啊,我猜你就会这么说。”

“跟过去相比一定大不相同了吧。”

Steve笑了笑。“我不知道。”

Tony挑了挑眉,Steve继续说了下去,“穷人家的孩子并没有什么机会能到达城市的最高处,而后来当我有能力这样做时,却失去了驻足闻一闻玫瑰花香的时间。”

Tony哼了一声。“所以你来房顶上就为了干这个?闻玫瑰花?”

Steve微笑。“比喻地说的话,是的。这里风景很美,能让一切事情变得更容易,能让我记起我们为什么要做那些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只需要看看世上的美景,或是像这之类的事。”

“好吧,你可真是浪漫。”

Steve轻嗤了一声,并未作答。两人沉默以对,周遭唯有风声低吟和装甲发出的微弱鸣响。不过是那种令人舒服的沉默,Steve心想。每当Steve审视着Tony,觉得后者“可能会是这样的人”的时候,实事却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他的看法是错误的。

“我可以带你看更棒的风景,”一分钟后Tony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他想向Steve证明自己并不完全是错的。

Steve抬了抬眉毛看向Tony,“什么?”

Tony笑着向他走近一步。“踩在我脚上,我们来跳个舞,队长。”

Steve露出了一个微微不信任的表情,但还是按照Tony说的做了。Tony的手环上Steve腰间,毫不犹豫地将他拉近,让他紧紧贴在自己的装甲上。然后他向Steve露出了一个坏笑说,“抓紧了。”Steve还没来得及开口,面甲便啪地一声阖上,突然间的移动让Steve肺部的空气几乎骤然抽空。

他们向高处飞着,越飞越高。风在他的耳畔呼啸,那声音震耳欲聋,猎猎吹动着他的头发,又偷偷掀起了他的衣角,这让Steve感到一阵寒意。他们飞得很快,快到Steve睁不开眼睛,只好把脑袋埋在钢铁侠装甲的肩部以寻求庇护。

他们并没有飞得太久。当Steve意识过来之前,Tony已经逐渐降低了速度,直到他们两人稳稳停下,他听到了Tony的面甲弹开的声音。

“睁眼看一看。”Tony说。Steve直起腰离开Tony的臂弯,眨了眨紧闭的双眼然后睁开。

当Steve看到眼前的一切时,肾上腺素的作用结合着对他所看到的一切完完全全的惊叹让他彻底说不出话来。这里很美,美得令人眩目,这也许是Steve有幸亲眼看到过的最美的景致之一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在这短短一段时间里他们已经飞了这么远,Tony一定是带着他斜斜飞过天空到达此地。在他们的一侧,海滩向远方延伸着,在落日的余晖下熠熠生辉;而整座城市则位于他们的另一边,太阳向着城市背后的地平线悠悠地西沉,从林立的高楼大厦间闪烁折射出柔和的微光。他们头上是澄澈得几近透明的天空,除了几抹微云之外空空荡荡,天色早已变成了温暖的橙色与红色,这让Steve的手燃起了对画笔渴望。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如何感谢Tony为他展现这一切,所以他继续沉默着,沉默地看着缓缓坠落的夕阳,看着渐渐暗淡的天光,看着他们脚下的整个城市灯火点点、霓虹初上。那渐沉的夜色的美不比落日逊色分毫。

他看向Tony——这是他到这儿之后看向Tony的第一眼。他看到Tony明亮的棕色大眼睛映着远处他所注视着的建筑物闪闪发亮,唇角挂着一抹柔和的浅笑。这是Steve第一次发觉Tony有多么的迷人。这个念头让他立刻意识到刚刚他们一起经历的一切是有多浪漫,Steve感到自己脸上有些微微发烫。

仿佛是感受到了Steve的注视一般,Tony稍稍扭过头,两人目光相接。他脸上的笑意渐渐放大成一个灿烂的笑容,牵起了他眼角的纹路。

“怎么样?”他问。

Steve清了清喉咙,微笑地摇了摇头,“太不可思议了。我甚至没办法开始——谢谢你,Tony。”

“随时乐意效劳,Cap。”

“Steve,”他说。此时此刻他并未身着制服。

“Steve,”Tony重复道,他的声音似乎柔软了下来,里面隐约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这让Steve想要微微倾身上前靠近Tony。

于是他这样做了。但即使这样做的时候,他心里还是忐忑不安着,万千思绪和疑问在他脑海中闪现,有的清晰了然,有的却迷蒙难辨。于是他放弃了自己做决定,转而等待着想要看看Tony会做些什么。迟疑了一下,Tony似乎也把头向他稍稍地倾斜了过来,可头盔中突然滴滴作响的提示音却打破了寂静,Tony不由地叹了口气。他们两人都失去了做出抉择的机会, Steve为此悄悄松了一口气。

“呃,今晚我有一个电话会议不得不参加,很抱歉要缩短这次出来的时间。”他说。Steve听得出也看得见他毫无掩饰的懊恼。

于是他微笑着,用指节敲了敲Tony头盔的一侧。“别自责,铁壳脑袋,我很感激你带我到这儿来。”

听到这个绰号Tony不禁翻了个白眼,但脸上仍然是满满的笑意。“抓紧了,Steve。”他说着,面甲再一次阖上。

返回复仇者大厦的时候他们要比来时飞得慢了那么一点儿,至少慢到足以让Steve大声将他的提议喊出口。

“我们应该多练习练习这个。我觉得作战的时候这能提供很多方便,如果我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话。”

头盔微微点了点,“下次你应该把制服穿上。”

再后来,这件事变成了他们两人的习惯。每当周日的夜幕缓缓降临时候,只要世界无需他们去拯救、而Tony的时间又未被公事占据的话,人们总会看到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从纽约高高的夜空中飞过。但奇怪的是,每周一的晨报上却从未出现过他们半张照片。

-------------------------------------------------------------------------

神奇四侠抵达的时候Steve正匆匆赶往楼顶。他在通讯器里向Reed粗略讲述了一下目前的情况,间或有Natasha插一两句嘴把那些更高科技的方面解释清楚。Tony在遭受攻击、屏幕失灵之前曾与Jarvis一道想要找出一个关闭传送门的方法,所幸现在Jarvis还能工作,这样Reed就可以从Tony死前解决了一半的地方接手。

Steve在台阶上磕绊了一下,但他很快稳住,继续向队友们发号施令,直到他最终来到了楼顶。他默默评估了一下目前的形势,告诉Thor让他放弃传送门转而去牵制敌方火力,可此时身后却传来了一阵扭打声。他立刻转过身将盾牌向那个外星人掷去,盾牌完美地命中了目标,然而对方在被击中之前却已经向他射出了子弹。这一枪笔正中Steve的腹部,那力道很重,重到Steve无法站稳脚跟,往后踉跄了好几步。
        
就在楼顶边缘。
        
他坠了下去。在他不停坠落的时候,脑子里飞速闪现的第一个念头是“Tony会抓住我的”,但下一秒他才回忆起Tony已经不在了。是的,Tony不在了,而他又早已让Thor离开,所以这一次他一定无法逃脱。
        
时间慢了下来。
        
Steve闭上了眼睛。

-------------------------------------------------------------------------

“醒醒,老年人。”Tony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他面带笑容,双臂交叉抱在胸前。

Steve呻吟着揉了揉眼睛,想要摆脱刚刚的噩梦残留下来的阴影。他慢慢地坐起来转过身,双脚踏在地板上,扭头看向Tony。

对面的男人看起来整个人有些乱糟糟的,身上的衣服好几天Steve就见他穿着,眼睛下方挂着浓重的暗影。Steve瞥了一眼钟,发现在还是凌晨,时间还早——即使对Steve而言。

“你去睡过觉了吗?”Steve问。

Tony脸上的笑意又扩大了几分。“没,我正准备去睡觉,但突然想起来我有件东西要给你看一看。”

Steve低低哼了声,“重要到必须把我叫醒?”

“完全正确。”Tony毫不犹豫地回答。

Steve陷入了片刻的沉默,然后用手抹了把脸。“JARVIS告诉你我又做噩梦了,是吗?”

Tony嗤之以鼻。“可能的确提过你的心率和心脏负荷水平,我也不确定,当时我可正忙着沐浴在自己天才的光辉之下。现在快点快点,队长!让我们去疯科学家的地牢看看。”

Steve笑了, Tony独一无二的表达体贴关心的方式让他感到无比温暖,而Tony使他的思绪从满是黑暗与寒冰的噩梦中逃离,这也让他满心感激。Steve跟在Tony身后,放纵自己迷失在Tony兴致勃勃而又漫无章法的信步游荡中。这不是第一次Steve发现,对于眼前的男人是自己的朋友这个事实,他的心底怀有无限的感激。

-------------------------------------------------------------------------

风在他的耳畔呼啸着,声音震耳欲聋。他想也许自己应当感到害怕才对,然而面对注定无法逃避的死亡,Steve一向无所畏惧,而这次又有什么差别呢?

突然,一阵强烈的冲击让静止的时间再次飞速流逝了起来,一种强烈的装甲金属手臂的触感环上了他的腰间。

Steve睁开了眼睛。

-------------------------------------------------------------------------

Tony走进来的时候Steve正坐在沙发上翻阅报告。他抬了抬眼,正巧看见Tony解开脖子上的蝴蝶领结,将那光滑的布料从领子上抽下来。他看了下时间,不禁挑起了眉毛。

“你回来的比平时早了点儿,不是吗?”

Tony向他微笑,“让Pepper做我的CEO最棒的一点,除了她可怕的能力不谈,那就是我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跟别人闲谈个没完了。只要短暂地露个面,握几个手,然后我又恢复自由了。”

Steve抬了抬一边的眉毛,“没人邀请你跳舞?”

“我只主动邀请别人跳舞。”

Steve轻哼了声,再次把目光移到他眼前那些展开的纸上。

“怎么,队长?想要在房间里飞速旋转吗?”

Steve大笑出声,然后摇了摇头,“一点都不想。”

身后的人缓缓走上前来,接着,一双只穿着袜子的脚映入他的眼帘,Steve抬眼,看见Tony正低头向他咧着嘴笑着。“说真的,我不确定自己该不该因为你的拒绝而感到被冒犯了。”

“无意冒犯,我只是不跳舞而已,”Steve说。

Tony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不跳,还是不会跳?”

片刻的沉默和Steve微微泛红的脸颊让Tony得出了结论。

“哦,我们别管那些。来吧,”Tony说着,向Steve伸出手邀舞。“JARVIS,放点儿Steve喜欢的音乐。”

顷刻间小提琴声盈满了整个房间。Steve盯着Tony的手,犹豫着要不要拒绝对方,他不想出丑,但在Tony的带领下翩翩起舞这个提议又太过具有吸引力,这让Steve纠结不休。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后者,他握住了Tony的手,一脸严肃地看向对方。

“如果我踩伤了你的脚趾,你只能怪你自己,不能责怪其他任何人。”他警告道。Tony笑了出来。

Tony拉着他来到房间中央,把碍事的桌子推到一边。

“别对这次有什么期待。我们得让你先熟悉熟悉舞步,之后我们或许能试试复杂一点儿的步子。”

Tony将他们的手摆放好位置,然后走近Steve身前。“好了,现在开始不要想着你的脚,跟随我的步子来。”

出乎意料的是,Steve只绊到了一次——在他一开始考虑自己该如何迈步的时候——除此之外所有时间都相当令人愉快。他的手握着Tony的,二人缓缓地转着圈子。因为没穿鞋,Tony的头顶只能刚好碰到Steve的鼻尖儿。Steve能闻到Tony头上散发出来的洗发水的味道,他微微偏了偏头,轻轻吸了口气,让那好闻的气味盈满他整个鼻腔。如果他对自己足够诚实的话,他得承认自己非常享受在这短短几英寸的距离内从Tony身上辐射出的热度。

他的手自然而然地稍稍用力握了握Tony的,而Tony也回握了握。

-------------------------------------------------------------------------

Steve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一切让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很高兴在这儿见到你,”Tony说着,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需要载你一程吗?

 
他的装甲看起来比之前还要糟糕,嘴角缓缓流下一丝血迹,脸上多出了好几块触目的青紫与擦伤,但他看起来……还活着。他还活着,就在Steve眼前,真真实实地活在Steve带着手套的手掌的触碰之下。 
 
一阵笑声从Steve口中倾泻而出,他的脸上露出了粲然的笑容。什么样的言语都不能将他现在的心情说清道明,永远不能,于是他没有说话,只是倾身向前吻住了Tony的唇。Steve有些片刻的担心,担心Tony对他的感觉和自己对Tony的并不相同,但下一秒他的担心便被抛到了脑后——在Tony贪婪而迫切地回吻着他、握在他腰间的金属手臂又紧上了几分的时候。Steve的手臂搂住Tony的脖子,脑袋前倾,当他感到Tony的舌头抵住他唇缝的时候他立刻分开了双唇接纳对方。 
 
一阵小小的爆炸声打断了他们的亲吻。两人短短对视了一会儿,随即又大声笑了出来。 
 
Steve抬手抚上Tony的脸颊,拇指沿着他的颧骨轻轻地摩挲着。 
 
“我以为你死了,”他低低说道。 
 
“公平点儿,我的确死了。当我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外星人飞船里的时候可真有点儿震惊。” 
 
“什么?” 
 
“对。那并不是个炸弹,而是一种…传送器之类的东西?像是一个微型传送门。我想他们想要绑架我,他们想得到我的技术,不过话说回来这年头有谁不想要呢?总之不管怎样,我在他们的飞船里制造了些小麻烦,然后成功地逃回地球这边来了,活得好好的。还有,更棒的事情是,虽然我不觉得有什么会比我还活着这件事更棒了,但我弄清了传送门的工作方法。你叫Richards来了是吗?” 
 
Steve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我们去找到他然后拯救世界。你觉得怎么样,队长?” 
 
“我想这是我今天所听到的第二棒的事情了。” 
 
Tony挑了挑眉,“那最棒的是什么?” 
 
Steve能感到自己脸颊和耳朵尖儿上微微泛起的粉红,但他仍旧笃定地直视着Tony的眼睛,“刚才你的声音。” 
 
Tony脸上的笑容比太阳还灿烂,而比那些还要棒的事情是,他飞快地在Steve脸上亲了一口,又亲了一口。 
 
“计划改变,我这就带你回复仇者大厦,给你看看我的版画**怎么样?那些笨蛋能自己把问题解决。” 
 
Steve笑着,“我们还是先去拯救世界,之后也许我会给你看看我的版画。” 
 
“果然是胸怀计划的男人。抓紧了,队长。我们出发。” 
 
------------------------------------------------------------------------- 


肉见sy: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25227-1-1.html


----------------------END------------------------


评论
热度(33)

© CCapriccioso | Powered by LOFTER